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哲理故事  >   生活故事  >    内容

死亡的意象

作者:赖鸿庆|文章出处:原创|更新时间:2009-08-05

  经历了第一次的“闭关”后,我们对它有了一个了解。所以,举办第二次的“闭关”时,我们特别考虑地点的外在条件,希望能够找到一处隐密又自然的环境,在看了几个地方后,终于决定在一个独栋的私人别墅里进行,这个别墅的主人是我的一位学生朋友。房子就座落在新店溪畔,依山傍水,一眼望去四周的景色,山峦迭翠、流水涓涓,实在是美不胜收。更重要的一点,这里没有喧哗和吵闹的声音,只有一片自然的宁静和空气中淡淡的花草香,上课的地方只能容纳大约25-30人,舒适宜人,睡觉的地方倒是够宽敞,一群人睡在一起,绝对没有问题。餐点是较为棘手的问题,委托餐厅送便当并不困难,难的是从山下送到山上,还要配合下课时间的考虑,我们希望让每个人拿到便当时,还是温热的感觉,不知道餐厅有没有这样的意愿。还好,我们有一位过去的学生,她就在新店附近开素食餐厅,她愿意帮我们负责午、晚餐的民生餐点,至于早餐呢?别墅的主人答应动手准备,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。现在,就个课程就只剩下招生而已,这是推动训练工作最艰巨的工程。出于对Rahasya的爱,我们无视于任何的困难,只想邀请更多的人来到他的座前,让更多的心灵可以绽放,这是人类觉醒运动的一部份。

  “闭关”是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,不论你在课堂的人群中,或是下课的休憩片刻,你都得完全的静默和独处,然后走进内心最深的地方与自己同在,这是心灵的一扇门,奥修说过:“这扇门很窄,你没有办法与任何人同时进入,甚至你的行曩也必须被放在门外,只允许你单独一人”。在刚开始的时候,也许你会感到陌生和恐惧,因为我们已经养成一种远离心灵的习惯,在忙碌和逃避的生活中,单独是一种不易和奢侈。这是无所遁逃的六天美丽的日子,在闭关中,那些过往的心灵梦靥,你压抑在无意识心灵的种种记忆或试图掩饰和抗拒的情感,都会在你放松下来之后,像老友一般地来拜访你,如果你够勇敢和诚实地去面对和探索,这将会是很精彩的内在电影院,你会觉知到你自己是谁,你会一窥心灵的核心与本质。

  这六天当中的某一个晚上,课程结束了,大约11 点左右,我躺在床铺上辗转难眠,内在有一部分似乎被搅动了,我决定一个人出去走走。推开别墅的大门,沿着漆黑的小路,慢慢地走到新店溪的堤岸旁,那是一个大约45度的斜坡,我试着走在斜坡上,有一点点危险,如果不小心的话,就会掉进湍急的溪流里。走了一小段,最后,我在河堤的一处斜坡上坐了下来,四下无人,只有不时的虫叫蛙鸣和流水的声音,头顶上的夜空繁星点点。深夜的这一刻,我的行径看似有点疯狂,大伙都在睡觉,没有人知道我偷偷地溜出来,坐在星空下静静地看着流逝的溪水。不一会儿,一个神秘的世界就被打开了,一幕幕深层和清楚的影像就如流水般地冲击过来,我溃堤了。

  到底发生了甚么事?就在我坐下来没多久,一阵强烈和莫名的悲伤便涌上了心头,那是关于曾经失去生命的挚爱,那份失落的痛苦在我的心灵凿了一个大洞,此刻我无意识地碰触到那个空虚和悲伤,整个人像是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拉进了一个黑洞,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而放声哭喊出来,同时我也警觉到自己是坐在距离溪水不到四公尺的斜坡上,得留意自己的安全。情绪像浪涛一波波地袭来,我无处可躲,只能放手掉进这个悲伤的流里,这样的过程持续几分钟后,我意识的银幕好像突然间切换了一个频道,在伤心的尽头遇见死亡。眼前所见的景像都是关于死亡,我内在一处巨大的坟场被挖掘了,我突然记起了很多世的死亡意象,看着无数自己的尸体漂浮在新店溪上,每一具尸体都是我过去的终结和死亡,面对和注视着这个悲壮的场景,我的眼泪在无尽的哀悼中狂泻,这个清晰的意象持续一段时间,渐渐地,内心从哀伤变成了宁静,然后这份宁静变成了空,空成为今晚深夜独特的静心终点。我静坐了一会儿后,趁着深夜的寂静,回到屋子的阁楼上,室友们睡得很沉,在匀称的呼吸节奏中,我也溜进了梦乡。这一夜,一个意识的门打开了。

  就在我撰笔写到这个段落的同时,有一件事情在我孩子的生活中发生了,那是关于一只“哈姆太郎”,此刻,你可能感到莫名其妙,但是,当你继续看完整篇内容之后,你就会发现文章背后的巧妙了。这件事情才刚发生,令我想起Rahasya有一本着作,书名叫“生命的教导”,是的,生命就是一位老师,引领你认识真理和体验真理。

  事情是这样的,我只有一个儿子,他叫Johnny。他一直带给我们很多美丽的回忆,但这并不表示我们没有担心、失望和苦恼。父母出于对孩子的期望,自然会衍生出许多亲子的冲突和问题。在家庭生活中,我也会面对一些束手无策的窘境,尤其是小孩子的某些行为,内心因此而感到许多的无助。但是在另一方面,我也享受了孩子所带来的无数欢乐和甜蜜。

  他从小就一直渴望能够饲养一只宠物,尤其是对小狗情有独钟,每当我们上街头,遇到有人在兜售小狗时,他就会驻足观望,然后脸上流露着一种想要拥有的眼神。有好多次,我都差点说服自己,就送他一只狗来满足小孩的欲望吧,也让他有机会学习照顾一个生命。但是因为我们真的不喜欢家里有动物,所以,他一次又一次被拒绝,后来,他也就很少再提这件事了。

  在他刚进国一的时候,在学校校庆活动的园游会里,他花了三十元赢得了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哈姆太郎(黄金鼠)。那一晚,他用一个小纸盒装着小老鼠带回家来,我们陷入了要不要让它留在家里的讨论,最后我们让步了,并且一起到宠物店里买了一个跃层设计的笼子,有厕所、睡觉的小屋和游乐设施,哈姆太郎可以在里面休憩、戏耍和活动,并且买了一些适合它的食物,这只小老鼠就这样正式成为我们的一份子。我们唯一担心的是孩子只有三分钟的热度,接下来照顾的工作,就得落在大人的手上。很出人意料的是,Johnny真的很耐心和细心地照顾它,完全不假我们的手,每个星期一定帮他更换笼子底层的木屑,保持居住环境的整洁干净,两三天就会补充它的食物,让它不至于挨饿,有时还会让这只小宠物在他身上溜窜。每当我看着Johnny用手捧着它和抚摸它时,就会觉得孩子还是童心未泯,他们彼此似乎都给了对方生活的乐趣。Johnny给了它一个昵称,叫做“球球”,光听这个名字,你就可以想象这只黄金鼠的外貌和身材了。就这样,Johnny和哈姆太郎一起相处了两年多的时间。

  某一个晚上,Johnny在清理它的屋舍时,把它从笼子里抱出来,发觉它似乎行动迟缓,不像往昔般地动作敏捷,Johnny 感觉到它老了。陪它玩了一下子,就把它放回笼子里。1月6日的早上,这一天是星期日,我在部落格上贴出一篇新的文章“死亡的意象”后,没多久,Johnny就醒过来了,他发现这只老鼠曲卷在笼子里的一个角落,身体动也不动,他紧张地告诉我,“球球”好像没有心跳了,请我赶快送它到动物医院看看,我和太太换了衣服,迅速开着车子往街上的一家动物医院奔去,在一个红绿灯口,我回头看看后座的老鼠,心中已经知道怎么一回事了,我保持沉默,继续开着车子。

  到达医院门口,我将车子停在路旁,我们和提着笼子的Johnny一起进入里面,Johnny把笼子放在兽医的工作台上,那个医生看了一眼后,就冷冷地说了一句:“它已经死了”,这是我知道的事实,但是对Johnny来说,他还抱着一丝丝的希望。我问医师:“一般而言,黄金鼠的平均寿命是多久?”,我得到的答案是“两年”。我再问医师:“是否可以帮我们代为处理这只黄金鼠”,他拿给我们一纸同意动物火葬的切结书,我们让Johnny自己来签字,并缴了钱。然后我们看到它被放进一个小盒子里,这是我们看“球球”的最后一眼。

  离开医院,我们三人上了车,Johnny一个人在后座默默不语,我太太问他:“需不需要她到后面陪他”,孩子没有出声,我太太径自下车换到后座去,然后,她说了一句:“Johnny,没关系!如果你难过得想哭出来的话,就哭吧!”语毕,他真的马上放声大哭起来,一种毫不掩饰的真诚。他的哭泣也让我们夫妻立即跟着泪水四溢,此时的车上,除了眼泪还是眼泪,没有人愿意讲话来打破这份沉默,我不停地拭着眼泪,但是我却对当下这一刻感觉很美,没有痛苦,只有眼泪将我们和“球球”四个人紧紧的联系在一起。我在心中唱诵Moola Mantra,想送它一程吧!我没有开车,三人就待在车内一段时间,因为想给孩子一个可以纾解情感的空间。平时并不觉得Johnny对它有付出很多情感,现在,我才发现孩子是在平淡和真实中付出自己,可能连他都不清楚那份感情有多深,直到死亡来临。其实,死亡并未发生,我看见哈姆太郎在孩子身上留下爱的印记,透过它的离开,我才更认识Johnny这个孩子的美和善良。

  每一件生活中平凡的发生,都可能是生命的教导或启蒙,生活就是老师。我孩子的故事把话题岔开了,让我们重新回到前面所谈的。在这个“撒尚”课程的深夜里,独自一人经历过这个强烈的死亡意象后,这些能量仍驻留在我的身体内一段时间,我内在升起了很深的平静。这个经验很美,但我未曾在课程中和私下分享过它,我和Rahasya早期的关系还不完全亲密,我的心思全都放在经验一切上面,很少分享也很少发问,我不断地蓄积内在的能量在探询和发现上。从某一个层面来说,这个过程帮助我不断地打开内在的空间,也不停地提升意识和觉知,但是有一些孤独,我似乎将自己孤立在世界之外,变得只关注心灵的觉醒,并不太关心外在的世界。对于训练工作,我变得很不满足,觉得自己不该只停留在教导那些领域和范围,应该在更高的层次来带领学生,但是我自己悬在半空中,夹在过去与未来之间,那个远大的未来还没到来,过去的却已被抛弃了。我对自己的训练工作要如何进入新的层次感到一点点困惑,“我不是大师,却希望做大师的工作”,这个内在状态差一点摧毁了我从事训练工作的能量,站在众人面前,那份意气风发的英姿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焦虑、怀疑和不满自己,这是一段艰辛的成长过程,除非我完成这趟旅程,否则难以找回那份自信。经历这段过程后,我才知道奥修另一个吸引我的地方,就是让我看见自己内在那个想成为大师的企图和野心。从我认识恰克开始,这个梦就一直在心里编织着,我无法否认。只是从一开始,那个想要站在群众面前展露自己才华的自我优越感,在旅途中渐渐消失了,转而成为极度渴求了悟和明白自己是谁。这份转变,才真正推着我踏上求道之路的起点。

  奥修在逝世前说了一句话:“我把我的梦留给你们”。我的梦就是醒悟和帮助人们醒悟。


标签: